港澳觀察
  本月19日起,澳門400多個公職人員在網上公開財產,涵蓋副局級以上高官、立法會議員、行政會議成員、司法官等,引起境內外強烈的關註。這是澳門反腐制度建設的重大突破,也是澳門公共治理里程碑式的事件。
  抓住民意澳府自我革新
  澳門的財產公開,從提出到實施,前後經歷四年,梳理澳門的破冰之旅,給人以諸多啟示。澳門的財產公開,貴在抓住時機,順應民意,因勢利導。2007年澳門世紀巨貪歐文龍案,以及隨後的馬拉松審判,極大震撼了澳門社會,暴露了監督機制的薄弱,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威信,民眾對於廉政的呼聲由此高漲。
  在這種社會願景下,新任特首崔世安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就提出了“陽光政府”的理念,其核心就是官員財產公開,這一施政理念展現了澳府自我革新、重拯公心的決心,回應了社會對廉潔政府的期待,順應了國際反腐的潮流。
  澳門邁出了這一步,從時機上看可謂恰到好處,跟當年香港成立廉署肅貪如出一轍。當年香港官場腐敗橫生,“貪腐就像晚上睡覺,白天起床刷牙一樣自然”,港府正是借查處九龍總警司葛柏貪污案,宣佈成立廉政公署,併在短短數年內使香港洗心革面。
  “頂層設計”特首做榜樣
  澳門的財產公開,從制度建設層面講,特首主導的“頂層設計”相當關鍵。澳府推動的財產公開,並非單個孤立的舉措,而是圍繞著陽光政府理念,全面革新公共治理模式。澳府分段推出了系列改革措施,比如設立三級政府發言人制度,修訂《出版法》和《視聽廣播法》,全面推動政務公開、政情公開,特別是制定《公共政策咨詢規範性指引》,凸顯了政府,在重大公共政策議題上,聽取民意、吸納民情的姿態,也為財產公開贏得民眾支持、凝聚社會共識鋪平了道路。
  在此基礎上,特首崔世安做出了榜樣,宣佈帶頭公佈財產。這一舉措得到了公務員團隊的支持,也使負有公開責任的副局以上高官,對財產公開再也沒有任何異議。同時也對議員團體、司法官團隊,產生了無形的壓力。試想,連特首都要公開,還有誰不能公開呢?
  “循序漸進,凝聚共識”
  澳門的財產公開,從實施層面講,“循序漸進,凝聚共識”,可謂經驗之談。像這樣給官員戴緊箍咒的重大措施,“從內心講沒人願意(澳門一官員語)”,澳府推動法案實施,前後花了四年,耗時之長、難度之大可想而知。在此期間,澳府沒有急於求成,在民意咨詢及議員辯論階段,都留夠了時間、做足了程序。
  廉署起草的財產公開法案一齣台就遲了數月,而到了行政會咨詢及立法會辯論階段,各種擔憂、迴避、異議甚至反對接踵而來。什麼級別公開財產?公開範圍多大?成為爭執的焦點,先是行政會成員提出不在公開之列,接著司法官擔心公開會泄露隱私、影響司法獨立,考慮到法案的複雜性,立法會辯論竟延長了十個月,最終主流民意發揮了作用,反對的聲音逐漸銷聲匿跡。
  從社會反應來看,澳門的財產公開贏得了廣泛贊譽,對政府的形象也是個提升。但該項措施並非肅貪的靈丹妙藥、包治百病,還需要系統的配套措施配合。對此,澳門官方有清醒認識,廉署之前曾表示,打造陽光政府絕非單靠政府一己之力,而是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尋路  (原標題:澳門財產公開3經驗)
創作者介紹

siulamtang

awmdlq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