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打破周末不會客的慣例,於當地時間14日(周日)下午5點接待了首次訪哈的李克強總理,兩人同聲傳譯足足談了一個半小時。
  
      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親自到機場迎接李克強,兩國總理的毛皮帽子和哈薩克少女的民族帽都很“亮眼”。
      “我是在冬天到阿斯塔納來訪問的,冬天是寒冷的,但哈方的熱情接待,尤其是中哈合作溫度不斷增加,使我們像身處春天一樣,我對中哈合作將會繁花似錦充滿信心。”
      12月14日,正在哈薩克斯坦訪問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與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共見記者時如是說。
      此次哈薩克斯坦之行是李克強總理上任以來首訪該國,也是自2008年以來,中國總理時隔6年再次訪問這一中亞國家。
      李克強贈哈薩克斯坦總理譯作
      哈薩克斯坦方面對李克強此訪期待已久。
      據新華社國際部微信公眾賬號“鏡鑒”披露,7月1日,馬西莫夫向李克強致生日賀信,併在信中表示熱切期待李克強今年12月正式訪問哈薩克斯坦。10月1日,馬西莫夫向李克強致國慶賀信,再次表示期待李克強年底訪問哈薩克斯坦。據報道,馬西莫夫是個“中國通”,早年曾在北京語言學院、武漢大學求學,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並且和強哥一樣,也是一位經濟學博士。
      在共見記者時,兩位總理在座位上相談甚好。在共同出席中哈企業家委員會會議時,馬西莫夫甚至用中文說了一段很長的開場白,其中提到“哈薩克斯坦將與中國風雨同舟”, 在場所有人報以熱烈掌聲。
      12月14日,馬西莫夫親自到機場迎接李克強,兩次陪同李克強同坐一輛車前往目的地、在總理府特意請李克強喝茶……這些安排體現了哈方對李克強的重視,對中國的重視。
      15日,李克強在參加完上合總理會後將離開阿斯塔納。當天早上,馬西莫夫特意趕到李克強下榻的酒店,和李克強共進早餐。李克強則贈送了一個非常“個性化”的禮物給馬西莫夫—英國法律著作《法律的正當程序》,這是李克強在北大學習法律時和同學翻譯的一本書。馬西莫夫表示,他將珍藏這本有意義的書。
      兩國總理舉行了第二次定期會晤,雙方見證簽署的經貿領域合作金額達140多億美元。李克強說:“這是我對鄰國訪問所簽署的最大規模的合作協議之一,本身就表明瞭中哈合作的深度廣度和高水平。”
      目前和中國建立定期總理會晤機制的國家有俄羅斯、德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其中,哈薩克斯坦是中亞地區唯一一個,體現了中哈雙邊關係的穩固。
      “鏡鑒”披露,這次中哈簽署協議涉及能源、金融、互聯互通、地方合作等領域。
      以金融合作為例,中哈兩國央行此次將續簽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互換金額為70億元人民幣/2000億堅戈,雙方還將簽署本幣結算與支付協議,將中哈本幣結算由邊境貿易擴大到一般貿易和投資。
      自2008年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已先後與20個國家、地區的央行及貨幣當局簽署了貨幣互換協議,涉及規模超過為2萬億元人民幣,有利於金融體系穩定。
      中哈擁有1780公里的共同邊界線,正式開放的邊境口岸有5個,其中包括中國西部最大陸路口岸和新型跨境經貿合作區—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
      李克強訪問期間,還簽署了一系列促進雙邊貿易投資便利化的協議,例如,中國將正式啟動人民幣對堅戈銀行間市場區域交易;中國海關總署和哈財政部簽署了有關“經認證的經營者”互認合作安排,為兩國經認證的高信譽企業提供通關便利。
      李克強在中哈企業家委員會第二次會議閉幕式致辭時表示,中國鋼鐵、水泥、平板玻璃、電廠設施等裝備製造能力位居世界先進水平,性價比高、競爭力強。中方支持有實力的中國大、中、小企業赴哈,通過投資設廠、租賃、公私合營等多種合作形式,在核電設備、鐵路升級改造、大型選礦廠、汽車組裝等方面開展合作,為哈方實施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推進振興經濟的“光明之路”計劃提供助力。雙方還可以合作開發第三方市場。相信中哈合作對彼此都是機遇,能夠實現互利雙贏。
      納扎爾巴耶夫總統打破周末不會客慣例
      值得一提的是,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也打破了周末不會客的慣例,於當地時間14日(周日)下午5點, 在阿斯塔納總統府三層金廳高規格接待了首次訪哈的李克強總理,兩人同聲傳譯足足談了一個半小時。
      談了些什麼?主要是打造兩國合作新的增長點。中哈合作的傳統領域是能源,截至目前哈薩克斯坦已累計對華供油7000多萬噸,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經哈撒尅是天對華供氣近900億立方米。但受國際油價震蕩影響,以及為了實現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挖掘新的合作亮點成為中哈的共同訴求。
      哈薩克斯坦為振興經濟,制定了“光明之路”計劃。李克強對納扎爾巴耶夫說,中方願積极參与“光明之路”計劃。利用中國裝備製造質量好、性價比高等優勢,與哈薩克斯坦共同開展鋼鐵廠、電廠、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合作。
      據“鏡鑒”分析,李克強提出的合作思路將是雙贏的。對中國而言,能極大推動中國裝備走出去,也有利於促進中國裝備參與國際競爭而實現升級換代,從而有利於國內經濟調整結構,拉動內需。對哈薩克斯坦而言,則能頂住經濟下行壓力,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和附加值,推進基礎設施建設,改善民生。
      納扎爾巴耶夫表示,哈中建立了親密友好的關係,雙方各領域合作不斷深化。哈方支持中方提出的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願同中方開展經貿、互聯互通、能源深加工等合作,歡迎中方積极參与哈薩克斯坦基礎設施建設。希望雙方以此訪為契機,開拓雙邊合作新領域,為哈薩克斯坦經濟發展助力,為兩國關係增添新的內涵。
      會談快結束時,納扎爾巴耶夫握著李克強的手說,“你的務實、高效讓我印象深刻。”
      哈薩克斯坦獨立23年政治經濟成就斐然
      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強此次訪問哈薩克斯坦,正逢特殊時刻—哈薩克斯坦慶祝第23個獨立日。哈薩克斯坦曾是蘇聯加盟共和國之一。1990年10月25日,哈薩克最高蘇維埃通過了國家主權宣言。1991年12月10日更名為哈薩克斯坦共和國,16日正式宣佈獨立。
      李克強在12月13日發表於《哈薩克斯坦真理報》上的署名文章中稱:“再過幾天哈薩克斯坦將迎來共和國獨立日。我向你們致以熱烈的祝賀和美好的祝願!……我對此訪期待已久,我想親眼看看世界上最大內陸國家的人民,是怎樣用短短23年的時間實現了國家獨立和富強,讓年輕的哈薩克斯坦共和國登上了歐亞大陸成功的高地。”
      的確,蘇聯解體之後,哈薩克斯坦以成功的社會經濟改革成為後蘇聯國家中的佼佼者。
      以前哈薩克斯坦的國家財富主要由農業生產以及地下資源創造。哈薩克斯坦曾被稱作蘇聯的糧倉,和烏克蘭、俄羅斯的農業區一樣,這裡盛產小麥。但與鄰國不同的是,哈薩克斯坦的小麥質量要優質很多。哈薩克斯坦農作物中的麩質(穀物中的一種蛋白質)含量在世界同類農作物中數一數二。
      哈薩克斯坦擁有的第二份寶貴財富是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在哈薩克斯坦獨立之初的十年裡,有許多著名的國際石油開采公司在哈薩克斯坦開展工作,如:雪佛龍、埃尼、阿吉普、BG集團等。投資者稱,哈薩克斯坦吸引他們的原因,不僅在於豐富的油氣,還在於政治體系的穩定。
      哈薩克斯坦目前已躋身世界最具競爭力國家50強的行列,各方對哈投資環境的評價非常高。
      此外,哈薩克斯坦國內已經就發展商業創造了一切有利條件:哈薩克斯坦的公司稅率是世界範圍內最低的國家之一,行政壁壘正在逐年減弱。
      儘管出現世界經濟危機,但哈薩克斯坦政府找到了維持經濟的積極道路。2008年至2009年間,哈薩克斯坦“反危機路線”不僅讓國家經濟保持增長,還為未來經濟市場奠定了基礎。
      哈薩克斯坦在2000年初就吸取了挪威的經驗,設立了(國家)穩定基金。所有賣出石油的收入都被存入該基金。多虧了這個基金,哈薩克斯坦在危機中形成了新的經濟增長戰略。該戰略在今年10月初提出,其中包括將基金中的資金運用到國家基礎設施的建造及發展上。
      哈薩克斯坦位於歐亞大陸之間,就將貨物從歐洲中轉至東亞、東南亞來說,地理位置非常有利。該國的地理優勢將在貨物陸路運輸的時間和價格上集中體現。哈薩克斯坦新的增長戰略提出,將在三年內建造民用公路及鐵路,這不僅將有利於中轉中國及歐洲之間的貨物,還將保證人口的就業率及生產的增長,以此來帶動經濟的增長。
      不過,哈薩克斯坦獨立以來表現出的寬容在轉型國家中不多見。
      如今在哈薩克斯坦居住著將近140個民族。儘管如此,哈薩克斯坦卻是蘇聯解體後為數不多可以保持國內和平穩定的國家之一—自獨立之初起的23年間,在哈薩克斯坦領土上,不同民族、不同宗教間從未發生過戰爭,甚至“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模式”已經在聯合國大會上被作為獨立國家範圍內建立多民族間相互協作的典範。原生民族—哈薩克族的民族自覺溫和地融入居住於此的其他民族的民族自覺,兩者和諧共處。
      哈薩克斯坦設立了哈薩克斯坦民族和睦大會,國內所有民族的文化中心代表們出席會議,並推舉9位人選,由哈薩克斯坦總統議會任命為代表。如此一來,無論全體選民的政治傾向如何,議會選舉使得各個名族的代表能在議會中保證本民族的利益。
      積極中立助哈薩克斯坦成世界大國
      不僅如此,哈薩克斯坦獨立以來的一系列倡議以和平合作的方式為該國樹立了熱愛和平的國家形象,在國際社會獲得了廣泛贊同。
      哈薩克斯坦是世界上第一個自願放棄核武器的國家(蘇聯解體後,哈薩克斯坦擁有了世界第四強的核能力)。1992年5月,也就是獲得主權半年後,納扎爾巴耶夫簽署了俄羅斯及美國之間協定的關於停止及限制戰略進攻性武器的《裡斯本議定書》。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試驗場也已經在最後一次核引爆時被摧毀。
      根據哈薩克斯坦的倡議,從2009年起的每年8月29日在世界範圍內慶祝“禁止核試驗國際日”。哈薩克斯坦將設立這個日子的提案提交給了聯合國第64屆大會並獲得一致通過。“沒有人比您更適合提出禁止核試驗、放棄核武器的提案,因為您的民族就是這些試驗的受害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納扎爾巴耶夫說。並且,潘基文鄭重表示,哈薩克斯坦總統應該領導世界反核運動。
      哈薩克斯坦的第二個重要倡議是協調宗教間對話。自2003年起,哈薩克斯坦國內開始舉辦世界及傳統宗教大會。所有宗教的代表聚集在阿斯塔納,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尋求和平的共處模式。
      在區域問題上哈薩克斯坦也很積極,正是哈薩克斯坦總統提出在獨聯體範圍內建立一體聯盟的設想。這樣的設想首先建立在一致的經濟利益之上,當然也有其歷史基礎。哈薩克斯坦人認為,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之間的海關同盟的建立也應歸功於阿斯塔納。哈薩克斯坦同時還是歐亞經濟聯盟取代關稅同盟的倡導者。如今的一體化讓相關各國在完全保證國家主權的基礎上將相互合作推向了一個新的水平,這個聯盟的主要任務,旨在提高成員國公民的經濟收入,並將各成員國經濟帶入世界經濟前列。
      不僅如此,歐亞經濟聯盟的共同經濟潛力使該聯盟成為影響歐亞地區各國國際生活的重要因素。根據一系列觀察者的觀點,歐亞經濟聯盟的成立,是後蘇聯國家對現代化的國際召喚、也是對世界經濟危機威脅的回應。總體來看,哈薩克斯坦在23年間是後蘇聯國家中發展最成功的。多極政治讓哈薩克斯坦與各個國家都保持和諧關係,無論他們是何“政治屬性”。也許,這種“積極中立”的經驗值得很多國家學習。  (原標題:哈薩克斯坦為何吸引李克強)
創作者介紹

siulamtang

awmdlq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