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1月19日消息(記者王宇 孫瑩)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今天(11月19日),5名哈爾濱醫科大學學生煤氣中毒索賠案在北京朝陽法院奧運村法庭第三次開庭審理。
  2012年6月,小郭等六名哈爾濱醫科大學學生到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實習,一起租住在朝陽區櫻花園中路3號樓905室。去年2月4日晨7點30分左右,5人因煤氣中毒身亡,實習生小董因2月3日晚外出沒有在這個房內住幸免於難。
  今年3月26日,此案第一次開庭時,小董的證言顯示,這次事故發生前,他們曾數次發現,馬桶啟動沖水時,會導致燃氣熱水器點火開關意外啟動、熱水器燃燒。而馬桶的沖水開關有時會失靈,導致馬桶呈長流水狀態。他們曾向出租房屋的管理人員反映過這些問題,但一直沒有解決。據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刑偵支隊技術隊現場勘驗,出租房內使用的是萬和牌JSQ16-8B型8L燃氣熱水器。在這個熱水器排氣管“連接處兩側各發現一處長1釐米的破損”,另外,“熱水器熱水管……終端連接到馬桶進水管”,“馬桶蓋上的排水開關呈傾斜狀,馬桶水箱內無自來水”。
  5名學生的父母向出租房主和中介公司等6家被告分別提出113萬多元的索賠。第三次開庭,被告各方仍然認為自己沒有責任,或者責任在其他被告。
  法院在今年3月26日、4月16日以及今天進行了三次開庭,爭議焦點始終圍繞著一個核心,誰該為五個孩子的死亡承擔責任。
  原告方的代理律師張本良:房屋租賃產生的糾紛,發生的事故,因此根據法律的規定,第一責任人就是房東,也就是房屋的所有權人。
  案發房屋的房主叫趙光傑,是位70多歲的老人,他的代理律師說他願意在法律範圍內承擔責任。
  被告方代理律師:這個房主是個退了休的老人,他聽說這些孩子去世了,已經在我那兒哭了好幾次了,他一提這事,心裡非常難過,他說早知道有這樣一個後果,我幹嘛要出租這個房子呢?!
  趙光傑將房屋委托給中介愛家營公司出租管理,他認為中介應該承擔主要責任。
  被告方代理律師:跟中介的合同里寫的很清楚,我就是全權委托給你,你的出租你的管理你的維修,都應該是你的責任,合同里寫的很清楚。
  除了愛家營,簽訂居間合同的我愛我家公司被列為第三被告。
  張本良:因為我愛我家公司它百分之百投資設立了這個愛家營公司,而在實際經營過程中,兩個公司經營地址是在一個房間里,工作人員也是一套,這樣的話就造成我們公司法上叫人格混同,因此他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房內的燃氣熱水器是我愛我家員工代房主在京東商城網購的,並由日昌盛公司完成安裝,安裝工人小宮使用了舊的排氣管,我愛我家公司員工小楊簽字驗收。
  張本良:因為這次事故是煤氣中毒,而煤氣中毒的原因是燃氣熱水器的排煙管破損造成的,因此,燃氣熱水器的生產廠家萬和公司、銷售廠家京東商城、還有安裝廠家日昌盛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原告方主張六被告承擔連帶責任,而被告各方均表示自己無責。房主的代理律師一再對原告方的訴求表示理解,但是也一再聲明,在法律範圍內擔責。
  被告方代理律師:剛纔家長也表示了,其實他們並不是為了錢,因為孩子的生命從錢的角度來說是沒法衡量的,但是他們也希望能把這個事情說清楚,並且對他們心理上有一種安慰,這個我們都很理解,可是其實原告的代理人提到了很多我們認為在賠償方面不符合法律規定的一些東西。
  被告方還提出,哈醫大沒有對學生盡到安全管理義務,而學校的代理人周興彥強調,學校20多年來一直是這樣的實習模式,沒出現過這樣的事故。被告方是在推脫責任。
  周興彥:我們學校在學生實習前實習期間,安全教育、安全檢查,我們該做的都做了,沒有過失,因為這個房子不是我們學校的,對它的設施我們沒法進行管理,趙文傑的律師說我們學校應該更專業。我們醫學院對人的病情專業,怎麼會對燃氣設施更專業?我覺得他是在推卸責任。
  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原標題:哈醫大5學生中毒身亡案第三次開庭 6被告均稱無責)
創作者介紹

siulamtang

awmdlq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